小鸡大婚

小鸡大婚

自从车被扣以后,我基本都是11路上下班。路上无聊的时候我就看看有没有熟悉的车经过好带我一程,更多的时候我是在思考问题。比如,为什么我会把《夏洛特烦恼》看成《夏洛特的烦恼》,很有可能是我读书太多了。 今天我不想说什这么深奥的东西。 我刚工作那会,22岁,比学生也就大个5、6岁,自己还像个学生就已站在教室里装模作样了。昨天,拿着学生的招飞报名表,发现,现在的学生已经是95年左右出生的了。我在勺子哥的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