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圣诞节

又是一年圣诞节

同事家的小朋友是大男孩了,已经知道了圣诞节是怎么回事。虽然礼物还有,但是童趣却少了许多。这可能是成长的代价。 豆豆屁颠屁颠的跟在懂事的哥哥后面到处跑,停在一棵圣诞树前,乐滋滋的看着闪闪的装饰灯,心里该有许多期待吧?

Merry Christmas to YiXuan

Merry Christmas to YiXuan

作为资深贫下中农,不但见的世面少,连过的节也接地气,像剩蛋这样的高端节日我们一般不会隆重对待,说得更具体一点是,不会对待。 只是,东幼的入园大厅里早早的就布置好了剩蛋装饰,宜家里也是,豆豆看到了就说,麻麻,给我拍张照。社会影响比较大,豆豆也就不时提到剩蛋节、剩蛋袜、礼物这些词,考虑到这孩子说话一直比较婉转–想喝可乐时,说,我渴了,想要喝听装的、冒泡的水,我们也就心里有数了。 家里领导悄悄的买了一套乐高,准备周三晚上豆豆睡觉后放在剩蛋袜里挂在门上,给他新的一天开心的开始,毕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