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枭》:强烈推荐的一部美剧

已经更新至第三季!

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的人生就像一条波浪线。第一季时巴勃罗嚣张的令人发指,所有时间感觉只有魔幻小说里才有,但却实实在在存在的----果然,《百年孤独》的问世不是无源之水。而到了第二季,巴勃罗日渐凄惨,逐渐成了孤家寡人。而我,也许是得了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竟然有点同情逃亡路上逐渐掉光羽毛的巴勃罗了。

Netflix网站自8月28日一次性放出《毒枭》第一季的十集之后,该剧就凭借简洁明了的叙事、引人深挖的真实故事以及惊心动魄的警匪角逐吸引观众的眼球,时光网评价达8.2分,IMDB评分更是高达9.2分不下,成为交口称赞的佳作。

这部很黄很暴力的剧集改编自真实事件,故事原型巴勃罗·埃斯科瓦尔·戈维利亚在哥伦比亚的影响力时至今日还犹存,由美国政府与哥伦比亚政府联手,由上世纪70年代跨越到上世纪90年代,展开了一场近20年的毒战,巴勃罗一手打造的哥伦比亚贩毒事业,现在还被游击队和其他毒贩控制,向美国及其他地区输出毒品。

对于不了解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的观众来说,《毒枭》半真半假的故事设定反倒是一种极为戏剧性的观剧体验,在剧集的最开始,导演引用了对魔幻现实主义的定义,似乎也是想借此为观众找到理解这部剧的一把钥匙:“在高度细节化的现实的背景环境中,嵌入奇异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所指的那些奇异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在1980年代的哥伦比亚,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的事迹便是活生生的例子,足以让人咂舌,这个十恶不赦的毒枭甚至曾被《财富》杂志评选为全球七大富豪之一,他手下的麦德林贩毒集团在导演的镜头中也仅可能是一些抽象的描绘,因为那些过于血淋淋的现实对于经历过那些岁月的哥伦比亚人来说,也很少会愿意提及。

如果说1980年代的哥伦比亚是个人间地狱也并不夸张,充斥着毒品和暴力的社会环境让生活在那里的人担忧的不是下一顿晚餐,而是下一秒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以巴勃罗·埃斯科瓦尔为首的麦德林贩毒集团像一只黑色的章鱼,把触角伸到每个力所能及的地方,从最开始的香烟走私,到最后企图干涉政党,甚至为自己盖一座豪华的宫殿,并说服政府将其“囚禁”在其中享受天伦之乐,最不可思议的是,巴勃罗·埃斯科瓦尔认为的这些理所当然的举动,现在来看几乎都是天方夜谭,难怪也有人说,魔幻现实主义诞生在哥伦比亚是有原因的。

或许是因为涉及某些政治关系和敏感的痛处,导演在处理巴勃罗· 埃斯科瓦尔和麦德林贩毒集团的所作所为时,难以深入到更为细致的描述,要知道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哥伦比亚的毒品被大量地输送到美国,致使美国政府对其也恨之入骨,反之,对于哥伦比亚的恶势力来说,巴勃罗· 埃斯科瓦尔的名字犹如皇帝一般的存在。导演在故事情节和表述的方式上采用了一种类似于“戏说”的方式,毕竟它不是一部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的个人传记。

使得《毒枭》的制作水准和观赏性如此之高的原因或许还要得益于一个人,即本片的导演何塞· 帕迪里亚,生于巴西的他因为常年关注政府和警察系统的内部腐败问题及一些尖锐的社会矛盾,在拍片期间惹过不少黑暗势力,这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然而他执导的两部电影代表作《精英部队》和《精英部队2 :大敌当前》在国际上的声誉非常之高,当中凌厉而写实的镜头语言这次他也完全移植到《毒枭》里,所以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不少场面戏的处理上,《毒枭》已经完全达到电影的制作标准,和同是Netlix 的自制剧《纸牌屋》一样,这部戏从故事到拍摄均相当出色。片中出现的很多人物,在真实的历史中都有据可查,有些已经离世,有些则以其他身份依然生活在美国或哥伦比亚。至于麦德林集团令人闻风丧胆的25位杀手,导演在片中点到即止,也没将其作为重点的刻画对象,据传这25个人当中的24个都已经撒手人寰,还有一个依然在监狱中。

对于不熟悉哥伦比亚历史的人来说,《毒枭》或是一部引人关注其黑暗往事的良药,在这个曾经诞生过魔幻现实主义文豪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地方,曾经也有过一段如此残酷的毒品往事。



延伸阅读:

黑帮大佬啊~在哥伦比亚当毒贩能嚣张到什么程度?

这是Netflix新剧《毒枭》的开篇词,仅仅是看到这句话就足以让人对这部剧充满期待。昨天我一口气看完了第一季,Netflix果然没有让人失望,除开美剧众多基本优点先不谈,光是整个故事情节就真的让人感觉“奇异的难以置信”。

这部剧的基本情节改编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哥伦比亚最大的贩毒团伙麦德林集团及其老大巴勃罗·埃斯科瓦尔的真实故事。以前我们对毒贩的印象基本都来自港产片中的金三角地带,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黑狠,看完这部剧,你就会理解前美国毒品管制局局长威廉·尤特对麦德林贩毒集团所作的评论:“他们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凶恶、最危险、最残暴、最大胆,但也是最有钱的犯罪组织。与这个集团相比,美国的黑手党就像小学里的学生,日本的山口组就像教堂里的唱诗班。”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这个埃斯科瓦尔作为一个毒贩能有多嚣张。

他光荣的发家致富史大概和中南美洲那个时代的多数毒贩大同小异——受益于美国庞大的毒品需求。从大麻到可卡因到冰毒,美国“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大小贩毒团伙。埃斯科瓦尔本来只是从事一些普通商品的倒卖走私活动,七十年代末他接触到了可卡因,开始制毒贩毒,依靠迈阿密地区的强劲需求,到八十年代初他已经坐拥三十亿美元的财富。由于贩毒的收入多是现金,又不宜存进银行,所以除了大肆挥霍之外,埃斯科瓦尔居然发动他的小喽喽把钱都埋藏到地底下去。(据说哥伦比亚的毒贩都是这么干的,所以哥伦比亚不知情的农民挖到美元真不是梦。)

八十年初,他的公馆位于距麦德林市中心174公里的一处约占地600公顷的庄园,拥有中型飞机1架,小型客机5架,直升飞机1架,防弹车1辆。在他名下类似的庄园、别墅还有九十多处,他手下的亲信、仆从、保镖、枪手共有2000人之多。在特里翁福港,埃斯科瓦尔建了1处私人动物园,其动物之多,超过哥伦比亚全国所有动物园动物的总数之和,光大象就有4头;为了饲养鹦鹉,他每月买葵花籽当饲料的费用就相当于当时哥伦比亚工人一个月的收入。

当然毒贩有钱没什么稀奇,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与哥伦比亚政府的关系。在麦德林本地,埃斯科瓦尔可谓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政府官员和警察军队,凡是能收买的都被他收买了,凡是对抗他的人,不管是什么职务什么来头,第二天必定是横尸街头。他的座机名叫“云雀”,本是哥伦比亚海军的一架战机,被他上看之后不久,就停在了他的私人机场。

埃斯科瓦尔有一次因贩毒被捕,入狱拍照时还面带笑容,这些警察的命运可想而知。

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埃斯科瓦尔有点无聊,便要进入政界试试水,他的野心不小,要竞选哥伦比亚总统,“代表穷人统治这个国家”。为了显示政绩,他在家乡麦德林附近买了一块地,建设了很多住宅公寓,免费送给家乡的父老居住。1982年,埃斯科瓦尔开始竞选国会议员,他以陈光标式的发现金买选票,最终以绝对优势当选。

不过,哥伦比亚国内终究还是有人看不过去,1983年,当时的司法部长在国会公开揭露了埃斯科瓦尔的贩毒行为,迫使他辞去了国会议员的职务。当然,这位司法部长的结局大家也想到了。(为了保护他,哥政府特别派他到匈牙利当大使,好出国避避风头,没想到还是在布达佩斯被刺杀。)试想,如果没有这位司法部长勇敢的站出来,那哥伦比亚会不会真的迎来一位毒贩总统?

埃斯科瓦尔和哥伦比亚政府的蜜月期就这样结束了。在美国的帮助下,哥政府开始了漫长的剿匪过程,虽然有所收获,但是却遭到了埃斯科瓦尔及其团伙的疯狂报复,双方损失惨重不说,连累的无辜民众不计其数。为了炸死当时主张剿毒的总统,他甚至制造了哥伦比亚民航史上最大的一起空难,幸好总统不在机上,但是一百多个无辜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死亡。

美国媒体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1988年在哥伦比亚出现了82起暗杀事件,造成400多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农民,而98%的凶手仍逍遥法外。从1989年8月到1990年6月,贩毒集团共进行了2595起恐怖袭击活动,造成1500多人死亡。巴尔科总统执政期间,共有25名记者和1050多名左派爱国联盟成员被害,约3万人死于暴力事件,使麦德林街头暴力活动的受害人数达到历史上最高水平。1990年被害者近4000人。仅1990年上半年,哥伦比亚发生暗杀事件即达11887起。”

最让人无语的是,为了报复政府,埃斯科瓦尔还花钱支持当时的哥伦比亚共产党游击队M-19占领了哥伦比亚司法部大楼,劫持了当时正在开会的政府官员和大法官,军警奋力反击,但游击队却得到了装备有肩扛导弹的三百余名毒贩的支持,最后在哥伦比亚军队的坦克装甲车猛攻下,毒贩才挟持人质撤走。此役共造成了哥伦比亚一半的大法官死亡。

更为荒唐的事件还在后面,由于哥伦比亚执政当局实在厌倦了和埃斯科瓦尔之间的消耗战,最终答应和他讲和,条件是他投降自首,承认贩毒。为此,哥伦比亚政府答应他以“人权”名义惩办经常为难毒贩的公职人员,让他自己建造监狱,自己在里面住着,自己雇佣监狱看守,两公里之内还不能有政府军和警察出现。

这个在人类司法史上没有出现过的奇迹在哥伦比亚发生了,囚犯可以自己建造自己的监狱,还可以自己雇佣看守!埃斯科瓦尔当然不会给自己建造一所监狱,他给自己造了一座“城堡”,这座“城堡”里面从足球场到按摩浴缸应有尽有,极尽奢华。每逢节假日,“城堡”里还要举行烤肉派对!

由于埃斯科瓦尔坐牢期间,毒品贸易非但没有减少,还不断的攀升。而且在美国国内,毒品问题也日益得到重视,美哥双方都感觉到解决麦德林集团的必要性,于是哥伦比亚政府以提出换监狱为由正式逮捕他,没想到又被他逃脱(据说是他在自己建造的监狱里早就挖好了地道)。

当然,美国人杀心已起,就不会轻易的放过埃斯科瓦尔了。在全部美式装备,美式训练的哥伦比亚特种部队“搜捕队”的持续追击之下,埃斯科瓦尔最终在1992年的一次行动中被击毙。

埃斯科瓦尔虽死,但是哥伦比亚的“魔幻现实主义”却并没有结束。直到现在,毒品和毒贩仍然是困扰哥伦比亚政府和民众的首要问题。

 



7 条评论

  1. 小时候看94世界杯,哥伦比亚的后卫埃斯科巴进了个乌龙球,回国就被干死了。
    于是留下了哥伦比亚=全国都是毒贩子的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