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此文纪念韩哥:你会是谁 ?

说实话,我不是一个容易伤感的人,但是看到大学群里HDY同学离世的消息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难过。

当想起一个个熟悉同学名字的时候,我能想象的容颜都关乎青涩。都说,当人慢慢变老时都会变得怀旧。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余生还在,我们可以慢慢感受这种体验。乐观一点看,这是好事,毕竟,至少还有时间去怀,至少还有旧可怀。只是,韩哥走了,他无法体验。

当老教父走过一生风雨,与孙子在菜园玩耍时突然倒地不起,当二代教父躲过枪林弹雨,交棒之后独坐长椅身体一斜。你知道,没有人可以逃离那个话题。只是没想到,对韩哥而言竟然来的这么早。

“事已至此,尽点微薄之力吧”。很多道理讲起来都说懂,但是没有真正经历很难体会。当看到正哥在群里发这句话的时候,我想起前段时间高中校友跟我说过同样的话。他的大学同学去年离世,几位同学为了逝者的一双儿女劳心劳力。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同学身上时,对这句话感受总是特别。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疫情封城,来去受限,有人喊出:青春才几年?疫情占三年。那么,人生才多久?大学就四年。况且,那是青春的四年。

青春是啥?青春是无畏的人生,敢想敢为,抽烟、喝酒、打牌、游戏、运动、学习、考研,好的坏的都可能集中于一人之身。我跟学生说过这句话,说的时候自己也很无奈:长大的过程实际上不那么有趣。所谓成长,可能就是不得不去接受一些不愿意接受的东西。最近很忙,四星复审,材料大几万字,但是也想想写点文字纪念韩哥,写了;最近很忙,四星复审,材料大几万字,不想写不想看,不得不写不看。对于我,韩哥就是青春的代名词。以前没有特别的感受,韩哥的离去发出了信号:青春不重来,夕阳近黄昏。

这又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蒋勋说,《红楼梦》最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谁都不知道。如果作者要写的是自己一生的梦幻,繁华根本是一场梦,他或许根本不在意结局。他只是告诉你,在所有的生命中,权力、财富、爱情,全部是一场空。他要告诉你,知道是空,你还是执著。知道的归知道,执著的归执著。

这段话我个人非常喜欢,尤其是那句“知道的归知道,执著的归执著”,我在很多场合也引用过。我们都知道没有人可以逃离那个话题,但是既然还在自由呼吸,就要精彩快乐。

知道的归知道,执著的归执著。

我在蒋勋说红楼里还听到一句话:“生我之前谁是我,死我之后我是谁”。我不想知道这句话的深刻内涵,就取字面意思吧。那么请问韩哥:来生,你会是谁?

我不会煽情,我不喜欢煽情,以上皆有感而发,谨以此文纪念曾经的好兄弟!



5 条评论

  1. 早在高中得知小学同学在打群架中被刺死,也曾黯然过,但是也还好,并非死于病患。
    如今,身边年龄相仿的的人在有得癌症或险些致命疾病的人,确实也会有所触动。谁能向我们保证可以活到一百岁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