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少爷

说说少爷

我现在就可以肯定:以后回忆起来,豆豆的上学绝对是个故事。 博客重整了一下,之前博客的大部分内容被删除了,包括记录了豆豆上学艰难过程的,包括留着泪的他的脸。 实际上,现在上学也艰难,只是相对轻松了一点。 每天起床哼哼唧唧闹一下是必须的,对于豆豆来说,闹不闹是态度问题,能不能成功是能力问题。无论怎样,态度首先要明确。他自然知道,闹了1.5年都没有过一次成功的经历,所以,只能乖乖的往幼儿园走去,带着忧郁,连背影都显得很忧伤。 就上学的所有环节而言,放学是最开心的了。某个周一放学回来…

Merry Christmas to YiXuan

Merry Christmas to YiXuan

作为资深贫下中农,不但见的世面少,连过的节也接地气,像剩蛋这样的高端节日我们一般不会隆重对待,说得更具体一点是,不会对待。 只是,东幼的入园大厅里早早的就布置好了剩蛋装饰,宜家里也是,豆豆看到了就说,麻麻,给我拍张照。社会影响比较大,豆豆也就不时提到剩蛋节、剩蛋袜、礼物这些词,考虑到这孩子说话一直比较婉转–想喝可乐时,说,我渴了,想要喝听装的、冒泡的水,我们也就心里有数了。 家里领导悄悄的买了一套乐高,准备周三晚上豆豆睡觉后放在剩蛋袜里挂在门上,给他新的一天开心的开始,毕竟…

东幼亲子活动之庆国庆、迎重阳140930

东幼亲子活动之庆国庆、迎重阳140930

最近进行的东幼体检表明,豆豆小朋友的身高和体重在中一班双双倒数第二。如果认为我是在自我检讨的话,你可能要失望了:由于身高暂时处于落后地位,在刚刚进行的“庆国庆、迎重阳-为社区老年人祝福”的活动中,豆豆跳舞的站位处于第二排的位置,为我拍摄照片提供了一个比较好的角度。相比而言,同事家比豆豆高小两个月却高十几个CM的小朋友站位严重靠后,我愣是人都没看见。 我从小比较调皮,被打的几率相当大,估计也因此哭坏了嗓子,导致我唱歌严重不好听,所以就不大喜欢唱歌,但我倒是喜欢听歌的—-虽然…

豆豆入学期末总结

豆豆入学期末总结

豆豆第一次去打预防针,一双大眼睛在哭泣的小朋友身上扫来扫去,那意思:为什么要哭呢?当针扎在自己身上时,也哭了。所以,无知者无畏。第一次上学也是这样,开学第一天开着那么多小朋友、那么多玩具,笑开了花。进去了面对陌生面孔的统一规矩,又很无奈。那天放学,一看见我们去接他,马上很委屈的流泪了,那感觉好像,终于见着亲人了。这一哭不要紧呐,一直哭了将近一个学期。总结起来:第一阶段,不愿上学。“今天是星期六哎!”、“为什么要上那么多幼儿园啊?”;第二阶段,有条件同意。“爸爸,你送我进去嘛!…

世界,您好!

世界,您好!

欢迎使用WordPress。这是您的第一篇文章。编辑或删除它,然后开始写作吧! 重整博客,按照惯例,此文保留。老树再发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