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久没有看过那片海

98年世界杯,翻越围墙到镇上的录像室里看比赛,2000年欧锦赛,徒手爬到学校三楼的教室里看比赛,那个时候天气已经比较热了,一帮人用窗帘把电视包裹严实,然后闷在里面激情飞扬。这些都是我们几个高中同学聚在一起讨论的话题----时隔16年后,几个高中同学在无锡小范围的碰了个面,而且我们发现,聚会时最撩人的话题就是当年犯的“错”。各位,这么算起来,为了孩子几十年后的聚会有吹牛的资本,你们千万不要把孩子教育的乖乖的。

16年前,在没有小鲜肉称呼的年代我们都是小鲜肉。然而,白酒结束换啤酒,帅哥们掀起衣服,露出的是小鲜肉的爷爷:中年发福了。

在那个年代的苏北小城,虽也有贫富差距,但富的也吹不死一头牛。一群孩子,要么由于初中时聪明不努力,要么由于努力不聪明,然后,在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指引下,一起走进了Piao席中学,成为了高中同学。就好比每个人都在走同一条路,然后一起在同一个地方相处了三年后再继续往前走,只是,再出发时,每个人走的就不是同一条路了:聚在一起的七个人就来自七个不同的行业。欣喜的看到,同学们都发展的很好。没有看到那种酒过三巡后发出人生不易感慨的场面,更没有那种“无意中”问对方收入的巧合。

韩寒同学曾经说过:

“几天前有人和我说起,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个文学青年,理想做一个作家和记者,那时候我们都好吃香啊,如果再能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你看看现在,女生们再也不中意这些人了,她们中意的是……我说,那你们还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么?他说,……。所以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男性改变世界,女性改变男性的世界观。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

在快节奏的现实社会中,我们那一刻的表现没有染上多少风尘,也许谈不上“理想”这么高大的词,但是,不刻意的情况下,言谈都是围绕着小诗和吉他。

子曾经曰过,学习和社交是人成功的两大法宝。这句话本身就有点功利的味道,所以有人喊出了“减少无效社交”的口号,我个人比较赞同这样的提法,但是和曾经睡在你上铺的兄弟谈论风月不应该在减少之列。那种随心所欲、出口成脏的感觉是感情自然的流露。心想着,既然我们在该好好学习的时候没好好学习,那么难得可以放肆的时候应该好好放肆。

如果把这样的无拘无束比作看海的话,那么问题来了:你有多久没有看过那片海?

另外:

上一次,仪征市朴席中学97级高三2班聚会记:酒逢知己千杯少,往事问谁能知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