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 Christmas to YiXuan

作为资深贫下中农,不但见的世面少,连过的节也接地气,像剩蛋这样的高端节日我们一般不会隆重对待,说得更具体一点是,不会对待。

只是,东幼的入园大厅里早早的就布置好了剩蛋装饰,宜家里也是,亦轩看到了就说,麻麻,给我拍张照。社会影响比较大,亦轩也就不时提到剩蛋节、剩蛋袜、礼物这些词,考虑到这孩子说话一直比较婉转--想喝可乐时,说,我渴了,想要喝听装的、冒泡的水,我们也就心里有数了。

家里领导悄悄的买了一套乐高,准备周三晚上亦轩睡觉后放在剩蛋袜里挂在门上,给他新的一天开心的开始,毕竟,还是要去上学的。

昨天麻麻善意说到,剩蛋老人会把剩蛋袜放在你的床头。亦轩明确表示了反对:应该放在门口,挂在门把手上,放在床头的话,剩蛋老人找不到,那样就没有礼物了。看着说这话时一本正经的亦轩,想想,这样的开心事情在孩子的这个年龄阶段还是要多做,人越懂事也许就越无趣了。

祝亦轩小朋友蛋蛋节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