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九周年记:盐城!盐城!

最近一直在把以前博客上的部分文章转过来,正好今天大学同学又在组织十周年聚会,我无法参加,仅以去年写的这篇文章纪念过去的十年。祝好!

我之前都没有想过会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只是瞬间的决定:还是去痛哭一下吧。

主办的骚年们硬是把时间安排的紧紧的,抽都抽不出来,好在足球回味踢和育才路半日游都在安排事项内。

依稀记得,那是2004年的最后一个大学发春季节,北园操场上据说是纯进口的小草放肆的绿着,洒水龙头优雅的回旋,喷的力气全无,一帮优秀足球选手拎着老贵的回力足球鞋色迷迷的准备进场大干半个小时,一骚年不解风情的提醒我们注意一块字迹很拉风的牌子:操场维护,暑假后开放。

我还记得那年6月就我们毕业了。这次,在自摸了两把后,被三硬拉离了那个黑暗的小房间,极速走向那个想干确没干成的一亩三分地,在勘察了现场30秒之后,我得出了HDY同志在找小姐按摩之后的感慨: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帮家伙才9年时间就把毛绒绒的处女地搞的坑坑洼洼:尼玛,都是人才啊!

以前的育才路应该叫饮食一条街才对,各种小吃云集、饭店林立,不仅极大改善了广大学子的生活水平,还拉动了盐城鸡的屁的发展,为盐城发展成为较为知名的城市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从南园北门往西走,已然面目全非。饭馆的数量急剧减少,美发美甲以及各种奢侈包包店大量增加。不得不承认,现在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大为提高,已经由以前的主要解决温饱问题发展为享受资料消费为主了,社会主义好真不是一句假话。育才路上最大的变化就是我最喜爱的客饭没有了,去的时候还想到了回味一下,徒留记忆。

紧追时代潮流,现在盐师也有了二奶,发妻已是日渐没落,自己也不修边幅,算是打入冷宫了。进入通榆路小区已感荒芜,好在发妻还在自救努力,只是发展方向貌似与当年不同了,当年也算是二流才女,现在已经是路边风尘,连教学楼也改成了宾馆饭店。不知再九年后是否还能站立依旧。

这次聚会感觉最大的还是骚年本身。我觉得除了汉有吹气球一样膨胀了以外,其他人已然保持着曼妙的身材,这里本身就有几个非常严肃且值得讨论的问题:到底是谁把汉有吹胖的?其他人到底有没有被吹过?如果有,为什么没被吹胖?是不是被吹了又在其它地方放了?我本人非常想在10周年的聚会上请汉有同学穿戴整齐,手持话筒,谈谈经验。

同学们整体变化不大,见面的感觉还是与在校时差不多:语言依然粗鲁,动作还是猥琐,内心一样澎湃,友情恒久纯真。我嘴笨,煽情的话不会说,想泪奔的请移步八路的空间。真心希望做生意的发大财,搞学问的能出书,教教书的出成绩。当然,身体是第一位的,祝兄弟们身体健康!

完了才记起,去年今日也写过一篇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

毕业季:我的大学展望未来的时间总是感觉很慢,而回顾过去的岁月则好像是弹指一挥间。一转眼,大学毕业已经八年了。每年6月份的盐师校园总是充满着无尽的离别伤感,2004年的6月尤其如此,因为我成了离别大军中的一员。 2000年9月,作为跨世纪...
00:00/00:0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主页看更多
狠狠的抽打博主 支付宝 扫一扫